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李晓鹏 :金融创新不能超越边界

  “作为一个从业 40 多年的金融工作者,我的金融梦是把中国光大集团建设成为一家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金融控股集团,实现‘中国光大,让生活更美好’的愿景。”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光大集团董事长李晓鹏接受《中国金融家》记者独家采访时,充满激情地表达自己的金融梦。

  今年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李晓鹏在经济、农业界委员联组会上有关金融创新应符合金融基本规律的发言以及推动我国生物质发电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建议,引起了广泛关注。

   

  “五点建议”破“五个错配” 

  3月6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参加了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经济、农业界委员联组会的讨论,认真听取刘世锦、李晓鹏、万建民等委员发言,同大家一起讨论。

  在这次会议上,李晓鹏作了题为《金融创新应符合金融基本规律》的发言。“金融创新是保持经济生机活力的重要手段,然而,金融创新需要一个合理的边界,超过边界的创新会扭曲金融基本规律,破坏金融秩序,造成资金脱实向虚、金融市场剧烈波动,并出现跨市场、跨区域的风险传染等问题。”李晓鹏指出,总结过去几年来金融创新的经验教训,主要源于五个错配 :

  产品表象与经营实质的错配。出现兑付困难的金融产品,大多是金融机构为吸引投资者,以代客之名,行刚兑之实,把表外业务做成了表内业务。据统计,在银行理财产品中,预期收益产品数量占到 93% 以上,“刚兑”带来了系统性压力,甚至造成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

  金融收益与实体业绩的错配。资金脱实向虚是近年来金融市场的顽疾,理财空转、票据空转、同业空转甚至信贷空转等现象较为普遍,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机构遍地开花,这些机构从事套利业务,靠钱生钱、钱滚钱博取收益。这种所谓的收益不是来源于为实体经济创造的效益和企业最需要的金融服务,而是来源于资产泡沫甚至庞氏骗局。这种收益高、来钱快所产生的“虹吸效应”,促使了资金脱实向虚,成为滋生金融风险的“致幻剂”。

  规模扩张与资金支撑的错配。稳健经营是银行经营的基本理念,一些金融机构在流动性充裕的表象诱导下,淡忘了稳健经营的理念,追求过度扩张和跨越式发展,采取“短钱长投”的错配模式,资金运用脱离资金来源任性膨胀。在流动性状况产生变化的情况下,手中资金难以覆盖眼前的兑付,瞬间的资金链断裂都可能造成流动性危机。

  机构自律与监管约束的错配。近年来,一些类金融机构特别是互联网金融企业,既不受资本充足率、风险拨备率的自我约束,又不受监管部门的外部约束,导致既无自律、又无它律,其结果是规模越大,风险越大,教训深刻。

  短期利益与长远发展的错配。一些金融机构缺乏对自身长期发展战略的考虑,被业绩所绑架,只热衷于赚快钱,过度追求眼前利益和局部利益。一些金融机构对职业经理人设置的短期经营目标过高,使得经理人产生“赚一把就走”的心理,其结果是虽然企业获得了短期超额收益,经营者获得超额奖励,但积累了长期风险,严重影响金融企业持续健康发展。

  “金融创新不能超越边界。”李晓鹏在发言中强调,金融无论如何创新,它作为信用中介的本质不能变,经营风险的属性不能变,稳健经营的理念不能变,服务实体经济的宗旨不能变,珍惜信誉的底线不能变。

  为此,李晓鹏对金融创新的规范和发展提出了五点建议 :

  建立金融企业高质量发展指标评价体系。将相关监管指标内嵌到对企业的考核评价体系中,作为对企业经营业绩和负责人考核的重要依据,引导企业将对金融基本规律的遵守转化为自觉、自律的经营行为,有效规范金融创新。

  推动短期激励向长期激励转变。完善市场化的薪酬机制,强化与长期经营目标的挂钩,抓紧在金融企业推行股票期权、员工持股、虚拟股权等长期激励方式,引导经营者关注长期利益,坚守发展底线。

  引导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和支付结算机制,对金融企业资金流向实施硬约束,确保资金流入民营经济、中小企业,阻断资金空转的生存通道。

  鼓励适度发展金融混业。这不仅有利于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个性化、定制化、特色化金融发展,而且也有利于避免因政策不明产生的风险,形成差别化的创新生态环境。

  补齐监管短板。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强化对互联网金融、P2P 等创新金融业态的监管,加强基层金融监管力量,强化属地监管责任,确保金融监管没有空白、不留死角。

  推动生物质发电行业高质量发展 

  今年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李晓鹏积极建言资政,他围绕强化政策扶持,推动我国生物质发电行业高质量发展提出了建议。“生物质发电主要包括垃圾焚烧发电以及农林生物质直燃发电等,作为清洁环保的可再生能源,它是能源革命的重要构成,也是生态文明建设、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李晓鹏表示,生物质发电产业长远发展应逐步摆脱补贴,走向市场。但现阶段综合考虑行业属性、发展阶段以及环保压力等因素,扶持政策不宜做重大调整,而应坚持“稳补贴、稳发展、稳预期”的总体思路。

  他在建议中分析说 :一是生物质发电行业不仅具有能源属性,还承担着环保、民生的责任,在促进循环农业、北方清洁取暖和县域生态环保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应给予合理补偿。应将生物质能利用纳入国家能源、环保、农业战略,加强政策的系统性和协同性,更好发挥其“综合利用率”。二是生物质发电总体属于弱质产业,扶持时间或需更久一些。相较于风电、光伏,我国生物质发电民营企业多,盈利水平弱,抗风险能力差。生物质燃料成本和排放标准提高造成的环保成本上涨 , 特别是农林生物质发电企业,秸秆购买、储运等原料成本居高不下,近半营业收入来自电价补贴,对补贴政策更为依赖。据测算,一座年处理规模 30 万吨的农林生物质发电厂,在缺少国家电价补贴收入的情况下,每年将亏损 3500 万元,行业暂不具备“断补”条件。三是生物质能是唯一可转化成多种能源产品的新能源,当前正处在其技术提升、产业培育的关键期,“爬坡过坎”阶段更离不开政策的引导支持。

  李晓鹏建议,在一定时间内保持相关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设置政策过渡期。过渡期后,可创新补贴方式,优化支持政策,继续支持行业高质量发展。

  “一方面,要继续保持生物质发电支持政策,优化支持方式,给市场稳定预期。”李晓鹏认为,应继续发挥国家可再生能源基金及电价补贴的激励作用,建议相关基金对生物质发电企业支持政策延续到“十四五”期间。明确过渡期后生物质发电产业扶持政策,建议“十四五”之后由国家层面设立用于支持生物质发电发展的生态环保类基金,支持行业平稳发展。增加推进可再生能源技术进步、行业升级的专项资金,支持科技研发、标准制定、示范工程、标杆企业,开展生物质能综合利用的重大科技攻关和政策体系研究。

  另一方面,要加大“金融创新”“多元投资”支持力度。李晓鹏建议 :“研究实施可再生能源补贴应收账款的保理业务或资产证券化业务,缓解企业现金流压力 ;探索村集体、农村经济组织等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参与相关项目投资,更好地发挥生物质能利用在扶贫和乡村振兴方面的作用。”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