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金融供给要适应实体经济改革——访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

  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 6.6%,经济总量站上了 90 万亿元的新台阶,经济结构不断优化,经济发展的质量也不断提高 ;与此同时,我国面临的发展环境更复杂更严峻,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更多更大。

  

  如何看待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变”与“忧”?在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时,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说 :“要正确看待经济形势,既要看短期因素,也要看长远的问题和未来的趋势。”他进一步表示,去年经济增长压力较大,对短期影响经济下行的因素,中央正在解决,效果正在显现 ;而对长期影响因素,需要坚持市场化改革和扩大高水平开放逐步解决,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相比日韩等国,我国的人口规模因素使得未来依然具备中高速增长的潜力和市场条件,没有必要为增长速度的一时下行而悲观。”他强调说。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首提“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成为今年我国金融工作的“重头戏”。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重要的组成部分,需要适应实体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小组讨论会上,杨伟民表示,虽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提出三年多,但越深入越发现,金融和实体经济的不匹配是一个重要的结构性问题。

  那么,具体要如何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在小组讨论结束之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杨伟民告诉记者,推进这项改革,要立足于服务实体经济,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内容 :

  一是要提高直接融资占整个融资的比重。直接融资更能降低中国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他告诉记者,过去金融与实体经济的矛盾看起来并未如此明显,是因为劳动力成本低。虽然以前企业的融资成本高,但会被低廉的劳动力成本抵消掉。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攀升,若还是依靠过去这种以间接融资为主的模式发展,中国的竞争力将会降低。因此,他认为,要加大债券融资的规模,特别是加大股权融资的规模,发展好资本市场。同时,鼓励各类基金的发展,特别是天使基金、风投,给企业更多的融资渠道。

  二是要改革和完善现有的以银行业为主体的金融体系。“要大力发展中小型金融机构,特别是民营银行。”杨伟民向记者强调说。目前,我国金融体系仍是以大型国有商业银行为主导,既要适应于国有企业,又要适应于民营企业,这需要我国金融体系做出一定的调整。同时,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也要聚焦主业,回归本源,更多地为当地企业服务。

  三是要在金融机构自身制度上做出结构性调整,比如调整尽职免责要求、提高贷款产品设计等。他以民营企业遇到的高价“过桥贷”问题为例说,“这本身就是银行贷款制度不合理造成的,目前正在逐步解决之中。”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