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加紧完善金融风险处置机制——访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金鹏辉

  “把提高工作的质量摆在更突出的位置”“把政协工作从做了什么、做了多少向做出了什么效果转变”……在听取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和副主席苏辉3月3日作的政协工作报告、提案工作情况报告之后,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兼上海分行行长金鹏辉对自己的履职工作提出了更加清晰的要求——注重质量,不比数量;提出问题要聚焦;反映情况要准确;分析问题要深入;提出建议要具体……

  

  其实,在记者眼中,无论是在人民银行日常工作还是在政协履职建言资政上,金鹏辉总是一丝不苟,精益求精。自当选全国政协十三届委员会委员以来,他富有成效地尽责履职。去年,他向大会提交了“在上海试点涉外金融税收”和“制定出台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办法”两项提案。“这两项提案均得到了很好的答复,所涉工作在进展之中。”金鹏辉告诉记者:“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办法正在研究中,有不少进展,也有模拟监管试点。”而目前央行正在对5家金融控股公司进行模拟监管试点,包括招商局集团、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控集团、蚂蚁金服、苏宁云商集团。

  深化新常态下对货币规律的认识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货币政策的表述,与去年相同的,是并未对广义货币M2设定增长目标,与之不同的是,“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这样的表述首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这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判断。”在3月7日小组讨论时,金鹏辉如是说。他进一步说,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以及市场经济深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目前已基本到了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GDP名义增长率一致。“这既保持了符合经济实体需求的货币供应,也不会发生通货膨胀。这是在新常态下我们对货币规律认识的深化。”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有一句话引起了金鹏辉的格外注意——“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实际利率水平”。这也是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要降低实际利率水平。那么,我国的货币政策到底是总量调控为主还是价格调控为主呢?在金鹏辉看来,总量政策已经逐步淡出西方国家,我国也从M0、M1、M2到使用社会融资规模作为金融宏观调控的重要指标。“以后关注更多的还将是利率水平,因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这一指标的传导效率以及灵敏度是最高的。”他说。

  完善存款保险制度 防控金融风险 

  “当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任务繁重,而完善金融风险的处置机制更加紧迫和必要。”金鹏辉认为,其中的关键是要充分发挥存款保险机构在金融机构风险处置中的核心作用,健全存款保险的风险监测预警、早期干预纠正和风险处置的职能,以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式、以最小化处置成本实现保护公众利益、维护金融稳定、防范道德风险、促进市场出清的目标。

  因此,今年金鹏辉带来了一份《完善以存款保险制度为核心的金融风险处置机制》的提案。

  他介绍说,从国际金融监管趋势来看,构建以存款保险制度为核心的金融机构处置机制,推动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是次贷危机后的国际监管共识,符合快速有序处置金融风险的专业化要求,符合金融监管与机构处置适当分立的制度设计逻辑。

  在2015年,我国就出台了《存款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确定了存款保险制度的基本框架和核心原则,但目前看来《条例》仍然有待完善。例如,存款保险机构尚未实体化,存款保险机构担任接管组织和实施清算的条件不明确,制约了存款保险机构向专业处置机构演变;而风险评估、监测机制不完善,信息共享机制不健全,纠正措施和力度不足等等,又制约了存款保险制度在金融风险处置中核心作用的发挥。“有必要通过立法进一步完善存款保险制度。”金鹏辉总结说。

  金鹏辉认为,在总体思路上,完善存款保险制度可以分“两步走”:从近期来看,重点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完善存款保险制度实施细则,明确存款保险机构作为风险处置主体,清晰划分各部门的职责边界,理顺金融机构风险处置机制。从长期来看,在《条例》的基础上研究制定《存款保险法》,将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制度上升到法律层面,明确存款保险制度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和公共救助机制中的职能定位,充分发挥市场化风险监测与风险处置功能。

  他提出如下三条建议:一是赋予存款保险机构更充分直接的信息获取权、现场核查权及建议处罚权,强化对投保机构风险预警和早期纠正作用。确保存款保险机构全面并持续获得投保机构安全稳健经营的内控和监管信息,及时识别问题和风险,及时采取风险控制和纠正措施。进一步细化核查的定量指标,满足条件即启动核查。明确存款保险机构在核查中发现违规问题,有权建议金融监管部门给予行政处罚。增加限制关联交易、叫停高风险业务、停止分红、限制高薪、调整管理层等强纠正手段。同时,从加强金融监管协调的角度,存款保险机构应当及时将有关纠正情况通报监管部门,后者可视情况采取相应的监管措施。

  二是如果早期纠正无法降低问题机构的风险状况,该机构仍然面临倒闭风险且需使用存款保险基金,应当由存款保险机构担任接管组织。他建议与《商业银行法》等现行法律进行对接,明确存款保险机构的接管责任。完善存款保险机构的风险处置手段,包括接管、强制转移资产和负债、债务减记或将债务转换为股权、设立资产管理实体处置不良资产、设立过桥机构、组织收购承接、限制股东权利、更换高管和董事、强制股东和无担保债权人承担损失、调整和终止合同、对存款人进行快速赔付等。在遵循基金使用成本最小化原则的前提下,存款保险机构可及时制定处置方案,综合采取多种措施对问题银行实施专业化、市场化的处置。

  三是如果采取风险处置措施后,问题机构仍无救活的可能,则应进入司法破产清算,由存款保险机构担任破产管理人。问题机构进入破产程序后,存款保险机构在依法履行偿付存款的义务后,可以作为债权人参与银行破产程序,分配银行的破产财产;同时,可利用其专业优势和前期信息优势,担任管理人实施清算工作,有效衔接早期的纠正和风险处置措施。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