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白鹤祥:让大湾区 “朋友圈” 联动起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三次说起粤港澳大湾区:一次是在上年工作回顾中提到,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建设迈出实质性步伐,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二是在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中提出,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规划,促进规则衔接,推动生产要素流动和人员往来便利化;三是在结束时再次强调,支持港澳抓住共建“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机遇,更好发挥自身优势,全面深化与内地互利合作。

  

  5.6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广东省珠三角9市和香港、澳门2个特别行政区的“朋友圈”,再次迎来了新的合作发展空间。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部署推动的国家战略,是新时代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新举措,是推动‘一国两制’事业发展的新实践。”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对把粤港澳“建设成为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充满信心。他今年提交的一份议案,正是关于如何为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助力护航。

  长远发展必须法治先行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意义重大。”白鹤祥说,今年2月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明确了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富有活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打造高质量发展的典范。

  “国际经验表明,谋求粤港澳大湾区长期发展必须法治先行。”白鹤祥建议,尽快制定统一的《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促进法(条例)》,对促进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作出明确的法律规定,有利于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共同发展的法律基础,更好地推动区域协同融合发展。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存在三大难题。”白鹤祥直言,首先是融合难度高。与东京湾、纽约湾、旧金山湾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具有特殊的“一二三四”(即一个国家、两个制度、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特征,它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实现真正融合。“如何在发展中克服制度的障碍,确保融合不仅仅停留在经济合作层面,也实现社会治理制度的对接和整合,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他说。

  其次,法律差异是粤港澳大湾区区域经济一体化面临的重要问题,主要表现在法律体系差异、立法权限和程序差异、司法审判体系差异以及行政管理差异四个方面。另外,相关粤港澳大湾区政策文件未经立法程序确认,在内地不能成为法律渊源,不具备明确的法律效力。

  针对这几个问题,白鹤祥表示,制定《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促进法(条例)》应抓住五个重点。

  一是明晰立法体例。鉴于粤港澳大湾区此前尚无专门立法,缺乏立法经验,且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对相关法律的需求较为急迫,按照“急用先行”的原则,建议可先由国务院制定出台行政法规《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促进条例》,待条件成熟后,再由全国人大制定《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促进法》。

  二是明确立法模式。《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促进法(条例)》应主要适用于广东省珠江三角九市,香港、澳门的立法机关可通过相应的法律程序认可该法律规定,从而使其在整个粤港澳大湾区适用。

  三是明确机构设置。白鹤祥建议,应当设立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管理委员会,组织指导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工作,协调解决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发展中的重大问题,有利于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提供强有力的领导机构。

  四是成立专门的财政发展基金。由中央政府、广东省政府按每年财政收入的固定比例拨付,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可视财政收入情况酌情拨付,有利于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提供可持续的资金来源。

  五是妥善处理法律差异问题。考虑到粤港澳大湾区在未来建设发展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法律差异问题,应当从两方面对法律差异问题进行解决。一方面,对于珠三角九市和港澳之间存在的法律差异,由广东省政府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共同设立粤港澳大湾区法律合作委员会,协调解决相关法律差异。另一方面,对于珠三角九市在与港澳融合发展过程中和内地法律的差异,中央政府在特殊情况下可授权珠三角九市在一定时间、一定范围内不适用现有相关行政法规和规章。

  深化粤港澳金融合作

  谈及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白鹤祥表示,依托大湾区,深化粤港澳金融合作,有利于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对于推进我国金融全方位开放、深度融入全球金融体系也具有重大意义。

  其一,深化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是我国参与和引领金融全球化的战略选择。白鹤祥说,粤港澳大湾区作为我国金融资产总量较大、金融资源配置能力较强、金融基础设施完备的经济区域,有条件参与国际一流湾区之间的经济金融合作与竞争,成为促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共同发展的金融“发动机”,为我国建设世界金融强国、提高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战略地位做出更大的贡献。

  其二,深化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是我国实现与国际高标准金融运行规则相衔接的内在要求。白鹤祥认为,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国际化程度高,具备率先对接国际金融运行规则的坚实基础和条件,可以为我国参与全球金融治理、实现与国际金融运行的通行规则相衔接提供理想的试验场。

  其三,深化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实施的客观需要。依托大湾区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有助于推动境内外人民币市场有序连通,形成人民币“走出去”和“流回来”更加畅通的流动机制,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

  其四,深化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是推动我国内地与港澳地区金融业深度融合的有效途径。发挥港澳地区的桥梁和纽带作用,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市金融服务业对港澳地区开放先行先试,有利于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支持香港、澳门深度融入国家金融发展大局。

  白鹤祥还强调,深化粤港澳大湾区金融合作,既是大湾区建设的重要任务,更是我国经济全球化的迫切需要。当前是难得的历史机遇,应当顺势而为、乘势而上,做好顶层设计,强化政策保障,大胆先行先试,争取在金融市场对接、规则对接等方面率先取得突破,形成金融业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新格局,把大湾区打造成为面向国际、服务“一带一路”的金融枢纽,成为我国金融国际化、全球化发展的战略平台。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