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完善法律机制 处置债券违约
——访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周晓强

  睿智中不失严谨,从容间彰显专业。两会期间,当记者再次在驻地采访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周晓强时,这种感受愈加明显。今年出席人大会议他又带来哪些新建议、关注哪些新方向?对政府工作报告又有着怎样的思考与解读,都让记者颇为期待。

  

  将政府工作报告要求落实落细 

  “政府工作报告通篇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十九大精神。报告集中体现了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基本法律和新发展理念,坚持改革开放,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这些都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与十九大精神的重要内容。”周晓强告诉记者,从去年的工作情况来看,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国际国内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正是因为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引领,坚持扎实有效地贯彻十九大精神,并且注重落地、落实、落细、落小,才能够克服困难,渡过难关,交出了一份让人民总体满意的答卷。

  周晓强认为,政府工作报告对今年的重点工作提出了要求,并对工作任务做出规划部署。“在听取政府工作报告之后,我们也高兴地看到,报告对今年工作内容的表述突出了‘实’字,针对性很强,代表委员们包括我自己都更有信心和勇气,相信只要我们能够落到实处,就一定能高质量完成好今年的工作任务,以更好的成绩迎接建国70周年。”

  作为金融界的全国人大代表,周晓强一如既往关注政府工作报告中对金融工作的安排与布局。在他看来,要实现金融业稳定发展的目标要求,确保经济平稳健康发展。首先要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不能偏颇。“简单地去稳增长不可行,但简单地防风险,把握不好尺度和方法也不行。”其次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依靠改革来激发市场活力,政府要更好作为,市场要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

  “在政府更好作为方面,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大量篇幅阐述,从前几年的‘放管服’扩展提升到改善营商环境,核心和重点也是改善营商环境,为市场主体提供激发活力的基础和条件。”他强调:“只要市场的活力能够得到充分有效激发,那么,投资也好,消费也好,创新也好,就会有更扎实的基础。”

  四方面着手缓解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 

  过去一段时间,社会各界尤其金融业对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以及疏解措施效果的关注持续升温。周晓强表示,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也作出了明确要求。围绕这一问题,周晓强开展了大量的调研实践,并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四点建议。

  “首先,要着力改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营商环境,让它们有和其他类型的企业特别是国企一样公平竞争的环境、公正监管的环境、法律平等的环境和行政透明的环境。”他认为,只有这样,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发展预期与目标才能更加清晰,机会更加均等。

  其次,解决银行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过程中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是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重要一环。“仅依靠过去传统的信贷方法,加之部分企业财务等信息不规范,很可能影响银行对企业的准确判断。”周晓强建议,依靠现代信息技术,搭建信用信息服务平台。除银行的信贷征信外,还要整合各政务服务部门保有的诸如法院、税务、公安、水电费缴纳等相关信息,这样在信息充分、信息对称的情况下,一旦企业出现不良,银行能够充分了解并做出快速反应、清晰准确做出判断。

  “另外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银行信贷层面敢不敢贷的问题。敢不敢贷除了信息不对称问题要解决以外,还要建立信贷风险控制的尽职免责机制。”他建议,金融管理部门需要继续深入研究,在实践中积累一些更有价值的数据,使之能够尽快落地。

  周晓强还建议,加强对民营和小微企业家队伍的教育管理和帮助。在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稳定健康发展的同时,存在部分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家缺乏现代管理经验、存在传统家族式管理、一言堂、独断专行等问题,以及部分企业的自身发展没有主动对接国家发展战略、盲目追求盈利、发展之路容易“跑偏”等问题。他建议,各级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在利用政策引导企业做大做强的同时也要高度重视这一问题。

  加强债券违约处置的法律机制安排 

  近年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我国公司类信用债券市场违约事件有所增多。

  “由于相关法律机制尚不完善,当前违约债券处置过程中存在市场化程度偏低、处置效率不高、回收率也较低等突出问题,因此,债券违约处置的法律机制安排亟待加强。有关部门应通过出台司法解释等方式,完善分层有序的债券违约处置法律机制安排。这样依法来处理债券违约,边界更清楚,规则也更清晰透明,有利于违约情况的有效处理。”他说。

  一是将“庭外重组”设置为债券违约诉讼(或破产)的必经程序。对于暂时出现流动性困难、管理层风险,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企业发生的债券违约,可借鉴英美“庭外重组”程序,在违约求偿诉讼前,债券持有人与发行人及相关方在法庭主持下协商解决问题,通过延期偿还、债务调整、部分豁免等债务重组方式,缓解企业资金压力,为企业提供重振机会。

  二是改革破产制度,出清“僵尸企业”,营造良好的市场化、法治化环境。将破产重整作为债券违约处置的重要途径,以全面有效保全资产、依法有序清偿债务、切实保护债权人权益。首先是加快修订破产法、担保法等法律及相关配套制度,简化企业破产司法程序,降低申请人举证难度。其次是建立有效的债券持有人行权机制,进一步增强债券持有人会议及受托管理人的法律地位,确保债券持有人行动一致,有效实现司法救济。再次,在司法救济过程中,防止人为干预或妨碍司法的情况发生,对于经营困难、救助无望的“僵尸企业”,须依法予以市场出清。

  三是探索建立违约债券转让市场,增强违约债券的流动性。建立和完善违约债券流转平台和机制,例如可由专业评估机构对违约债券残值进行评估后,通过法院拍卖或公开市场流转等方式实现债权债务关系转移,引入高风险偏好投资者、资产管理公司等专业的市场机构,对发行人主张求偿权利或将违约债券作为交易标的继续流通,进而提高违约处置效率、更好地化解和缓释金融风险。

  四是完善“过错追责”制度,保护债券持有人利益。赋予债券持有人根据各方参与者在债券发行上市、销售等环节中的过错,主张过错赔偿的权利。通过完善“过错追责”制度,促使发行人及其关联人、承销机构、中介服务机构等市场参与各方提高责任意识,各尽其责,共同保护债券投资者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