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殷兴山:通过立法化解担保链风险

  “新一届政协带来了一股新风,主要体现在委员高效高质履职并不断提高建言资政的能力水平上。”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在政协经济界别小组讨论会后告诉记者,这是他对新一届政协委员履职的最大感受。

  “过去一年,委员的履职工作非常充实。”殷兴山说,全国政协每年要组织近100项调研活动。而他作为一名经济界别的委员,去年参加了多项调研与协商,其中对“如何打好金融风险防控攻坚战”和“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环境下如何改善金融服务,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两场活动印象深刻。

  

  “特别是民营经济主题活动,是全国政协首次通过‘网络议政、远程协商’形式举办的,它让委员们不离开工作当地就能参与到建言资政当中,是一次非常好的创新与尝试。”殷兴山还表示:“全国政协高度重视委员们的提案。我的每一件提案不仅得到认真回复,而且很多建议都已形成具体举措,落到实处。走进新时代,委员们的责任更加重大,任务更艰巨,我一定不辱使命,履行好这份光荣职责。”

  浙江民营经济整体保持健康向上

  浙江是民营经济特别活跃的地方。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在帮助解决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方面,做了哪些工作与创新?

  在殷兴山看来,民营企业去年一个时期出现了经营上的困难,包括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主要是由外部环境、自身转型等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金融部门面对的最现实问题。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主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人民银行总行的要求,落实好拓宽民营企业融资的‘三支箭’。”殷兴山说。

  首先是在信贷支持方面。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不断引导督促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提高民营、小微企业贷款在整个贷款增长中的份额。

  “在民营企业债务融资支持工具方面,浙江是全国第一个推出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的省份,起步早,发展速度快,效果也比较明显,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殷兴山说,去年11月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和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浙江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共同签署了《浙江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工具合作协议》,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合作机制。

  殷兴山透露:“浙江省各级政府高度重视民营企业存在的股权质押困难等问题,就如何有效地监测民营企业股权质押的整体状况、突出问题以及风险管控,都有一套很好的机制,对股权融资的相关支持措施还在积极探索中。”

  目前浙江民营经济保持着健康向上的态势。”殷兴山对未来民营经济发展充满良好期待,他相信民营企业在金融机构和各界的支持帮助下,一定能够克服困难、转型升级,实现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

  完善保证责任立法,化解担保链风险

  “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是我们金融人时刻需要牢记的重要使命。”殷兴山对记者说这句话时,语气坚定。

  浙江作为民营经济大省,在经济金融走势上有一定先行性,却也是金融风险的“先发地”。殷兴山介绍,浙江是担保链风险的先发地区,经过几年的努力处置化解,目前仍有三分之一的企业贷款为保证贷款(全国为近三成),比2012年下半年“两链”风险集中爆发时仅下降约3.5个百分点,因担保而出险的企业占比四分之一,仍处相对高位。

  “破解担保链难题,是现阶段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一环,亟待从保证责任立法方面予以完善和推动。”殷兴山说,对于处在担保链中的企业,每笔对外担保都构成了企业或有负债,一家企业不能还款,经由担保链会迅速扩散至其外围的担保圈,影响到相关企业的生产经营。

  “目前,保证具有设定简单、不需要登记、费用较低等优势,但保证担保制度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缺陷,易诱发担保链风险。”殷兴山解释说,其一,担保法律制度尤其是连带责任保证注重保护债权人利益,给予债权人跳过债务人直接向保证人追偿的权利,这容易使债权人漠视担保链中债务人资信状况而催生过度放贷。

  其二,保证担保缺乏合适的外观,因保证担保不具有公示的义务,这类担保信息的收集十分困难,加之现阶段信息共享机制缺乏,导致债权人、债务人与保证人之间信息不对称不透明,单一主体无法从整体上充分考虑和评估保证风险。

  其三,现行法律不禁止超出保证能力的保证,导致不具有真实代偿意愿、不了解债务人真实财产状况的保证人盲目保证、超出保证能力的保证出现。同时,债权人为防范保证人能力欠缺的潜在风险也会要求债务人提供多重保证,促成互保联保的发生。

  殷兴山认为,有效防范和化解企业担保链风险,维护良好的金融生态环境,对于民营经济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首先,我们应关注对保证人的平衡保护。”他建议,坚持《民法典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第四百七十六条的修改,对于当事人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保证一律推定为一般保证。立法应注意到对连带保证人的保护,新赋予连带保证人在向债权人履行债务前,有权要求具有偿债能力的债务人先行还债的诉讼权利。这样,在凸显主债务人的第一还款责任时,集合债权人与保证人力量,防止债务人隐匿财产,减少在担保链风险事件中因债务人恶意逃债而使得保证人承担风险的情况发生。

  “其次,保证信息的公开透明是化解担保链风险的重要环节。”殷兴山建议建立法定的保证登记制度。借鉴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对应收账款质押业务进行登记、公示的一些做法与经验,搭建一个统一运营、可数据共享、数据分析的保证业务登记、公示平台。另外,考虑到立法进程较长和规范管理的现实需求,可按照先低后高、先易后难的思路,先制定行政法规或行政规章设立效力较低的登记制度进行试点,通过先行先试积累经验,待条件成熟后再将行政规范升格为法律规范,将试点经验推向全国。

  此外,殷兴山还建议从资信状况层面对保证人资格进行规制,可立法授权特定类型企业的行业监管部门规定对外担保责任上限,超过上限部分的保证无效。建议在立法上对关联企业或有关联关系的保证人实行更为严格的限制,越权的保证应确认为无效;同时对保证人赋予知情权,如明确债务人有向保证人提交财务报告的义务、债权人对保证人具有共享债务人信息的义务等,使得保证人对债务人的资信状况有更清晰的了解。

  最后,他补充说,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规则,在法律层面发生变化后要实施新老划断,对新规定生效前存量保证债权债务,应依据原有规则在控住风险的情况下,灵活运用“债转股”以及破产重整等方式积极稳妥化解,避免出现“搭便车”、选择适用等道德风险问题。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