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国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国金融家 / 正文
信托业正处在大有可为时代——访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

  3 月 6 日,湖北代表团全体会议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结束后,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刚走出会场,就被记者“堵”在了楼道里。

  赖秀福很随和。我们的对话先围绕“热乎的”政府工作报告展开。他告诉记者:“报告信息量非常大,关乎百姓,关乎民生,关乎国运,是一个高举旗帜、站位高远的报告,一个谋划科学、求实求效的报告,更是一个鼓舞人心、催人奋进的报告。”

  今年是赖秀福履职的第二年,人大代表的身份未变,但工作岗位发生了变化。2018 年,他从原湖北银监局局长的岗位调任银保监会信托监督管理部主任,接手信托业的监管工作。

  

  “做好本职工作是一个人大代表的首要任务。” 赖秀福说。任职以来,他积极推进信托业治乱象、防风险、助实体、补短板等几个方面的工作,成效显著。

  信托业发展空间巨大

  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是信托业的立业之基,不断推行改革创新是信托公司发展的活力源泉。去年以来,金融监管层着力减少通道业务,着力防止金融活动通过多层嵌套在体系内空转。从 2018 年初部分信托公司陆续表态到扎实落到行动,降通道在过去一年取得良好成绩。

  数据是最好的说明 :截至 2018 年末,全部 68 家信托公司管理信托资产从超过 26 万亿元的高点,降至 2018 年末的 22.7 万亿元,比年初下降 3.54 万亿元。其中,事务管理类业务规模 13.25 万亿元,比年初下降 2.40 万亿元,同比下降 15.33%,其中绝大部分是监管套利、隐匿风险的通道业务,通道乱象整治效果明显。

  在采访中,赖秀福还重点提及交叉金融业务和影子银行的治理成果。他表示,近两年,相关高风险资产压降了12 万亿元。“压掉的是水分,腾出的是空间,要真正引导信托业机构回归本源,支持实体经济。”

  “从发展趋势来看,当前的信托业正处于大有可为的时代,发展空间巨大。”赖秀福说,比如在支持绿色环保、满足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的资金需求、扩大直接融资比重方面,都可以发挥信托的优势。

  建议尽快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的修订工作

  赖秀福今年向两会提交了尽快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下称《信托法》)修订工作的建议。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和国民财富积累,人民群众通过信托服务实现博彩在线导航和传承的需求不断增长,2001 年施行的《信托法》的部分条款已相对滞后,不能适应信托业快速发展的趋势。

  因此,赖秀福建议调整信托定义,承认信托财产双重所有权,这样有利于更好地发挥信托制度优势。他具体解释说,一是有利于增强财产独立和破产隔离效力。只有实现信托财产转移,才能实现信托财产与委托人其他财产相互隔离,避免信托财产成为委托人清算财产,为资产证券化等业务提供更加坚实的法律基础 ;二是有利于明确信托纳税原则和主体。只有实现信托财产转移,才能在财产独立的基础上,明确信托运行期间的纳税主体和纳税原则,才能对信托财产非交易过户实施差异化的税收安排,制定税收豁免政策,为通过 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等方式盘活存量资产扫清障碍 ;三是有利于落实信托财产登记制度。只有实现信托财产转移,才能使《信托法》与物权法等其他法律更好衔接,细化信托财产登记制度,为登记机关办理信托财产登记提供法律依据。

  此外,赖秀福建议规范信托分类,清晰不同信托活动边界。建议将《信托法》对信托活动“民事、营业、公益”的分类调整为按照不同维度和层次分别分类。

  赖秀福告诉记者 :“我建议可从两大维度对信托活动进行分类 :一是按照受托人是否以营业和收取信托报酬为目的,将信托分为营业信托和非营业信托,重点加强对营业信托受托人的行为约束。二是按照委托人是否以公共事业为目的,将信托分为公益信托和私益信托。此外,还可以将私益信托按照委托人类型细分为民事信托和商事信托。”

  同时,赖秀福指出,当前,以资产管理为主体的营业信托活动已成为人们实现博彩在线导航需求的主要方式,各类专营或兼营信托业务的机构数量和类型不断增多,业务规模、种类和复杂程度大幅上升,对金融稳定和经济安全已具有系统性影响,这些是最需要《信托法》规范的信托活动。然而,现行《信托法》并未明确界定营业信托定义和范围,也未明确营业信托受托人专营或兼营营业信托的资质条件、行为规范和监管安排。各类受托机构市场准入和业务规则等存在较大差异,影响公平竞争和市场运行。还有部分机构或个人以代为理财等名义违规从事营业信托活动,汇集社会资金进行非法金融,给金融秩序、人民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造成较大危害。

  “因此,建议在《信托法》中明确营业信托的定义和内涵,明确受托机构专营或兼营信托业务的资质条件、行为规范和监管安排,为规范整治市场乱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提供法律基础。” 赖秀福说。在此基础上,他还建议在《信托法》中明确应办理财产登记的具体财产类型和办理原则,与其他法律更好地衔接,为登记机关办理信托财产登记提供法律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法》规定受益人享有信托受益权,但未明确信托受益权的性质和确权依据。随着资管业务快速发展,信托受益权已成为人民群众财产的重要类型,有必要明确其性质和确权依据,建立相应登记制度,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所以,赖秀福建议,增加信托受益权登记要求,对信托受益权进行确权,清晰记录信托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和权利义务,为受益权流转创造条件。

  他表示 :“这是防范洗钱等犯罪活动的需要,是促进信托市场规范高效运行的需要,也是信托受益权流转的必要条件。”

责任编辑:董方冉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