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CURRENT AFFAIRS
股票 / 正文
海外中资股有望通过CDR回归A股

  在我国经济结构从传统经济向新经济转型的过程中,资本市场对新经济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前期,监管层表态海外上市的新经济企业将有望通过中国存托凭证(CDR)回归A股,并透露距离CDR推出的时间可能不会太远。今年两会期间,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表示,中国存托凭证(CDR)将很快推出。

  中国存托凭证(CDR)有了最新动向。近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根据《意见》,试点主要针对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CDR三方面优势引关注

  DR即“存托凭证”,是境外市场上一种较为成熟的证券品种,指由境外主体在境内发行的、代表其境外股票等基础证券权益的有价证券。CDR则是在中国的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存托凭证。

  上交所有关专家表示,与其他证券品种相比,存托凭证主要具有三方面的优势。一是基础证券发行人可以规避直接发行股票可能面临的法律障碍,实现股票在境内公开发行上市;二是投资者能够获取新的投资品种和渠道,直接投资境外优质企业;三是境内市场能够吸引更多境外企业,国际化水平可以得到有效提升。

  存托凭证种类繁多,按照上市公司是否可以融资,分为融资型DR和非融资型DR;按上市公司在DR发行中的作用,分为参与型DR与非参与型DR;按是否允许公众投资者购买,分为公募型DR和私募型DR。

  此外,按照发行流通的目标市场,存托凭证还可以分为美国存托凭证(ADR)、欧洲存托凭证(EDR)、全球存托凭证(GDR)等。ADR在全球存托凭证市场中所占比例最高,事实上,阿里、百度、京东等我国互联网巨头都选择了通过ADR的方式在美国证券市场发行上市。

  广发证券分析师戴康预计,CDR未来可能是融资型、参与型、设立门槛的公募型存托凭证。同时,考虑到市场流动性,戴康认为CDR采用公募型的概率更大一些。“但由于A股散户投机氛围较浓,CDR可能会参照类似期货、分级基金或陆港通等,设立一定的投资门槛。”

  成创新企业上市突破口

  CDR或成为未来创新企业A股上市的重要突破口。

  业内专家表示,未来可能在A股上市的潜在创新企业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境外已上市公司,另一类是尚未上市的国内“独角兽”企业。其上市方式包括当前常见的IPO、借壳上市以及CDR方式。

  据了解,如果是境外已上市公司通过IPO或者借壳方式回归A股,往往需要经历私有化退市、拆除VIE架构等一系列复杂流程;境内未上市“独角兽”企业的A股上市,由于不涉及拆除VIE架构问题,流程相对简单。但无论是境外已上市企业还是未上市企业,均可以通过CDR方式实现A股上市。

  “CDR与普通股十分相似,不仅可以就存量部分进行二级市场交易,还可以通过增发新股的方式进行融资。这种制度安排可以在基本不改变现行法律框架的基础上,更快速、更低成本地实现境外‘独角兽’回归A股。”戴康表示。

  事实上,为吸引境外优质企业回归,从2001年起,上交所即开始研究红筹公司境内发行股票或CDR上市、战略新兴产业企业发行上市相关问题,为优质创新企业境内上市打下了坚实的方案设计、制度研究和技术实现等工作基础。

  《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到,尤其是2017年以来,通过走访调研、组织召开工作座谈会等形式,上交所进一步掌握了优质创新企业在境内上市意愿、诉求和共性等问题,上报了多份有关完善现有发行上市制度、支持大型创新企业上市的研究报告。

  报告提出的“补短板、强弱项、微调规则、简便操作”的思路以及相关工作方案,获得了监管部门高度认可。上交所有关负责人称,目前已梳理形成了上交所层面的针对优质创新企业的上市和交易等业务规则。

  潜在融资规模可观

  当前监管层对新经济龙头企业利用CDR回归A股表态积极并做出实质推动,加上A股市场科技股估值高以及成交活跃,有观点认为,存托凭证未来增长潜力大。

  据中信建投证券统计,在我国资本市场超过4800家的上市公司中,A股、中资港股与其他海外中资股数量占比分别为71%、22%与7%;从市值看,在接近64万亿元的上市公司市值中,A股、中资港股与其他海外中资股市值占比分别为65%、22%与13%。与此同时,其估算的海外中概股总市值约21万亿元,占国内上市公司总市值的近3成。

  进一步分析海外中概股中的龙头企业,其中市值最大的为4家科技股公司,即腾讯控股、阿里巴巴、百度和京东,市值分别为2.3万亿元、2.2万亿元、0.5万亿元和0.3万亿元。四家企业市值总和达5.3万亿元,占海外中资股总市值的25.2%,而这些优质科技股的营收也正处于高速增长阶段。

  中信建投证券研究认为,以中概科技股龙头市值作为参考,CDR发行总市值将在2400亿元至4800 亿元,平均值约3600亿元;以海外中资上市公司市值总和作为参考,CDR最大发行总市值将在8000亿元至1.6万亿元,平均值为1.2万亿元。

  中金公司分析师王汉峰在相关报告中也表示,目前四新类中概股和四新类港股市值规模合计约1.7万亿美元,基于现在的市值、估值以及新股发行规则估算,假设全部潜在四新类海外中资股均发行CDR且进行融资,潜在新增融资规模约为3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万亿元。

  “从中长期来看,增加对新经济类公司融资的支持将加速新老经济结构转型。”王汉峰表示,高质量四新类海外中资股持续在A股上市也将降低高质量成长股的稀缺性,促进成长股估值整体继续回归,使得成长股内部优胜劣汰、表现分化。

  平安证券分析师魏伟则表示,CDR的推出预计将扩大A股科技股、成长股的估值差异,部分科技股股价将承受较大压力。他表示,未来只有真正符合国家创新战略,服务国家新旧动能转换,满足“四新”条件的“新蓝筹”企业才能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

责任编辑:y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