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CURRENT AFFAIRS
股票 / 正文
文化企业证券化 助推公司治理水平提升

  文化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在历史长河中积淀发酵,又在现实情境下交互碰撞而形成的精神图腾。文化企业作为承载文化传播与创新的载体,对于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显得尤为重要。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要实现我国文化产业产值达到2020年占GDP8%的目标,离不开金融的支撑驱动,需要打通金融和文化企业的“任督二脉”,实现金融与文化企业深度结合。

  尽管现阶段我国文化企业蓬勃发展,初步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社会力量投资文化产业热情高涨,但产业整体规模还不够大,结构布局还需优化,文化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不足,政策和市场环境有待完善,文化企业特性与市场制度设计不够契合匹配。

  而文化企业证券化有利于为文化与金融的融合开辟新的场域,最终完善公司治理水平,真正落实市场对文化资源配置的决定作用。《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创新文化投融资体制,推动文化资源与金融资本有效对接,开发新型文化消费金融服务模式。文化产业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离不开金融的支持,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可以提升和改善文化产业发展效率,壮大文化产业发展规模。杜坤伦博士所著《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研究》一书,正是关注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理论研究和现实意义,探索提出文化企业走证券化的因应之道。

  就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的意义而言,证券化会倒逼文化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有助于对改革不彻底的企业理顺产权关系,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引进高端人才对接证券化业务;形成规模效应,提升消费者对其产品和服务的认知需求,引导市场预期;证券化带来丰富的融资渠道,初步降低对信贷资金的依赖,弥补财政与产业扶持资金的不足;增强中介机构的文化参与度,提升服务能力的专业性和有效性。

  制约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的瓶颈

  目前,我国文化企业面临诸多“成长的烦恼”:市场化起步晚,产业成熟度不高,文化产业供给侧的产品及服务创新创意不足,高质量文化产品和服务没有得到充分开发,文化产业全产业链布局尚不完善,在内容生产、产业服务、技术设备等领域专业能力有待提升,尚未形成专业化分工协作体系。具体而言,主要有四方面因素制约着文化企业发展。

  一是基础设施有待加强。部分国有经营性文化单位改制不够彻底,具有行政型治理模式的典型特征,现阶段已不适应市场经济竞争要求,存在市场主体意志错位,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主体地位缺失,营利性动机与动力不足等问题。部分已经进行公司制改制的企业,虽然建立了法人治理结构,但依旧“新瓶装旧酒”,存在议事规则不明,董事会、监事会职能缺位,重大事项决策程序不完善,考评追责机制不到位等问题,使得法人治理体系运转失灵。

  二是文化企业整体实力不强。文化企业规模较小、盈利能力较弱,文化品牌少、文化含金量不足、文化产业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不足;部分地方政府对文化创意产业重视度不高,缺乏配套的规范措施。此外,缺乏市场化牵引,无法形成一个完整的文化创意产业链,知识产权保护等相关保障政策仍有待完善和落实。

  三是融资渠道不够畅通。由于文化产业具有投入较高、投资回收期较长等特点,投资还面临不少盲点,导致很多投资机构不愿出手、不敢出手。目前,我国文化产业通过证券市场的融资还十分有限,主要依赖银行信贷,融资难、融资慢和融资贵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四是金融服务文化企业的质量仍有较大提升空间。现实中大多文化企业难以获得与其外部金融相关的配套服务,同时市场机构层面针对无形资产评估、资信评价、融资咨询服务、法律服务、财务服务等相关专业中介服务机构数量较少,且层次参差不齐。

  推动证券化助力文化企业更好发展

  针对上述存在的诸多障碍,本书作者认为,一方面,资本市场要加快市场化改革力度,增强对新型文化业态发展的包容性,提高文化企业直接融资比重,要用市场的方法,促进资本的形成,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文化企业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规范发展,努力达到符合资本市场对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的基础条件,借助资本市场功能,实行更高质量发展,在发展中厚积文化内涵。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为文化产业提供全方位金融专业服务。根据文化产业的特点以及文化企业不同生命周期的融资需求,有针对性地进行证券产品研发和创新;针对不同文化企业的上下游特点,开展文化产业供应链融资;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畅通直接融资渠道和文创投资退出机制。

  多层次资本市场为文化股权投资基金和并购基金打开了市场化估值定价和退出空间,同时为促进文创企业不断完善公司治理、规范运作,支持文创企业做大做强,形成市场化的激励和约束机制。

  拓宽社会资本进入,积极推广文化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用好各类型政府投资工具支持文化产业,鼓励金融机构加大产品和服务创新力度,开发适合文化企业特点的文化金融产品。支持符合条件的文化企业直接融资,进一步扩大文化企业上市融资、并购重组和债券融资规模,大力发展文化产业股权融资。鼓励国有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作为文化产业的战略投资者,对重点领域的文化企业进行股权投资。创新基金投资模式,更好地发挥各类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引导和杠杆作用。通过公司制改建实现投资主体多元化的文化企业。

  建立健全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培育新型文化业态,提供高品质的精神文化产品和服务,不断开拓文化企业发展的新格局、新境界。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加快文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地方政府需要赋予文化企业更多的自主权,完善各环节的法治监管。

  在《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研究》一书中,作者从文化企业的基本属性入手,总结境外文化企业发展的制度经验,通过对259家文化企业境内外改制上市的实证研究,对上市主体及相关中介机构对具体个案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方案的形成过程及实践效果进行经验总结,分析失败案例原因,重视差异化路径选择,把握证券化发展的关键环节和核心内容,从法律和财务等视角,研究典型业态文化企业证券化过程中的症结问题,提出未来发展方向和具体策略。该书以经济学、金融学、管理学、法学等学科理论为基础,深入浅出,紧贴时代脉搏,观点切中要害,对文化企业证券化发展领域具有参考价值。

  (本文作者系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

责任编辑:韩昊